欢迎进入蒙阴政府网站!今天是

当前位置: 首页 >> 走进蒙阴 >> 绿色家园 >> 正文

 
沂 蒙 望崮
点击率:[]   发布时间:2018-02-12 11:09:46
 
 

沂蒙山是由蒙山和沂山两山组成的,地处鲁西南。在全国虽未进入顶级大山的行列,但名气可不小。举世震惊的孟良崮战役发生在蒙山。彭丽媛的一曲“人人都说沂蒙山好,沂蒙那个山上好风光……”把这座山唱进了千家万户。

阳春三月,是北方漫山遍野桃李盛开、花红柳绿的季节。一份“2007山东蒙阴岱崮桃花笔会”的邀请到了广州。我虽几次到过临沂,但未进入沂蒙山腹地。蒙阴县岱崮镇地处沂蒙心脏地带,这对我来说是个意外的机缘。

在兖州下火车,住一宿。次日晨,赶乘大巴经曲阜、泗水、平邑和蒙阴四县、市,下午才到被称为“中华蜜桃第一乡”位于大山怀抱的岱崮镇。

借用古人的一句套话:一夜春风吹沂蒙,漫山遍野桃花开。高高低低、远远近近都是桃花,如彩云笼罩山野,像红霞粉饰大地,沂蒙山在我面前来了个美丽的转身,还未下车就萌生了这样一个念头:革命的艰苦的朴素的沂蒙山何时成了今天姹紫嫣红的桃花山?

桃花自古就与人生、文学和艺术关系甚密。如“蟠桃会”、“桃花源”、“桃花运”、“人面桃花”、“桃花笔会”和“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等等。应该说,桃花具有一种诱惑人的美。我也爱桃花,有谁能在红艳艳、娇滴滴、百媚尽显的桃花面前不动情呢?但是,就在这充盈荡漾着桃花美姿的桃花笔会上,我“移情别恋”,深深地爱上了沂蒙山中的七十二崮。这也并不是因为桃花寿命的长短,开放与凋零,花发与花落,对有情人的一丝丝伤感,而是巍然峭立于山顶上的那一座座神奇绝妙的崮,更令我着迷。我几乎要大声喊起来:壮哉,沂蒙的崮!

“崮”,在《辞海》中的解释是:“四周陡峭,顶端较平的山”。其实,你真正走入崮群,觉得这种解释前一句准确,后一句就偏离了实际。在我的眼中,每座崮并不等于一座山,而是在山的顶部壁高25至50米的一顶“石帽”。而这顶帽子挺拔险峻,峭壁悬崖。它们大小不一,风姿别样,或雄奇、或险峻、或巍然、或秀美,每座皆有自己异样形象。我虽未看完72崮,但就我仰望到的或大或小的崮,像蘑菇、像博士帽、像碾盘、像石磨、像棋子、像枕头、像油篓、像女性的乳房等等。生于山东沂南的著名诗人苗得雨,当年曾参加过孟良崮战役,解放后又多次重游。他对崮是这样描述的:“沂蒙山所有的崮,几乎都是山上有山,上面平,四面是悬崖(当地叫光崖),崮之名也由此得来。”山东有位叫贾纳的小学生,他在作文“爬抱犊崮”中写到:“看,远处出现了抱犊崮壮美的躯体,像一顶巨大无比的草帽扣在山顶上。”无论苗得雨的描述还是小学生的作文都比辞典解释的逼真具体。大自然的魅力,造物主的神奇,让人感叹不止。

近看这些山顶上的崮,尽是刀劈斧削般直上直下的石壁,惟妙惟肖、难以理解地立于高山之巅,或坐或卧或立,穿透历史,熬尽年华,与日月同在,陪伴过了一代又一代大地的子孙。别看它们守望在大山深处,默默无语,但每崮都有着自己传奇生动的故事。

至于孟良崮,陈毅与粟裕所率领的华野部队,全歼强敌国民党74师,这一战争奇迹,让世界震惊。再说抱犊崮,在人们的印象中是“不动如山”。1939年9月,罗荣桓率领的八路军115师挺进抱犊崮,创立了革命根据地,组建了铁道游击队和运河支队等抗日武装。在沂蒙72崮中,岱崮一个镇内就占了30余崮。特别是南北两岱崮,如两位巨人,遥相呼应,比肩而立,给人一种大气、豪气和威严。崮下那彩云般的桃林,是给予两崮的温柔。1943年,300余名八路军指战员,占据崮顶,顽强地阻击日寇,成功地掩护了主力进入外线作战。敌人在崮下嗷嗷直叫,就是没有办法上崮。当年陈毅元帅转战沂蒙时,面对随处可见的奇崮险隘,诗兴大发,挥笔写下了脍炙人口的《如梦令·临沂蒙阴道中》:“临沂蒙阴新泰,路转峰回石怪,一片好风光,七十二崮堪爱。堪爱,堪爱,蒋贼进攻必败。”

沂蒙山中有七十二崮,岱崮镇独有三十多。我站在卧龙崮下,桃花林旁,从流花飞彩中环视四周的崮,一一望去,有南岱崮、北岱崮、卢崮、大崮、小崮、龙须崮、板崮、獐子崮、水泉崮、蝎子崮、安平崮、油篓崮、瓮崮、拨锤子崮、梭头崮、石人崮和对崮等尤为著名。这里群崮林立,争耸天表,鬼斧神工、千姿百态,宛如画屏。我游遍世界各大洲,考察过地球上无数名山大川,但从未见过如此奇特的崮群。只是在南非的开普敦,我攀登过那里的桌山,其实就是一座具大的桌形山,上面广阔平整,坦荡无痕,东西两端以相同的坡度斜下,外形惊人的奇特,但它是座山,却不是崮。在国内,我也偶见类似崮形的山,但它们是零落的,孤立的,而且有的不成熟,不典型。从岱崮这种罕见的崮群,我想起在自己的国内多次前往并十分熟悉的广西的“喀斯特地貌”、河北的“嶂石岩地貌”、湖南的“张家界地貌”和广东的“丹霞地貌”。但是,以上的四种地貌全然不能代表山东沂蒙山中这种崮群的地貌,在我眼中,这是一种更加稀奇和不可思议的地形地貌。

无论喀斯特地貌还是丹霞地貌,就是在我们国内,也并不是一家独有,它们如天女散花般被置于南国的大地上,已经接受了无数诗词的赞美,眼球的羡慕和脚步的造访。可是沂蒙山中的七十二崮,虽说已被人看过,看过就看过了,见惯不惊了。我觉得这72崮,深藏沂蒙山中,仍处于青春的、原始的状态,但它已经到了开启门扉,走出后院的年月了。

比之丹霞地貌和喀斯特地貌,沂蒙的崮更有着它的奇异、雄绝和美观。它为什么不生在山腰,不长在山脚,不立在平地,而偏偏从大山的顶端冒出来呢?它为什么不是山丘的形状,不是峰峦的外相,而四周那样笔直陡峭,顶端又坦荡平缓呢?这一座座的崮,为什么偏偏选中了沂蒙山,而没有落户他处?如今,崮下漫山遍野的桃花,织成彩虹云锦,烘托着石崮,仰望,犹似仙阙神殿俯视着大地人寰,让人在无限的空间里进行浪漫的想象。

经过最初三天的考察与思考,我就产生了上述这些想法,并在当地进行了交流。没想到引起了县里和镇上有关领导的关注与重视,他们从北京大学、中国科学院和青岛大学等单位请来了一组专家,对这种地质现象进行了科学的考察与论证,最后确定为中国第五地貌——山东岱崮地貌。

自然资源是天赋的,但是,它们都能经过人类有序科学的开发,得到合理的利用。只要将景物中的寓意和寄托着人类的一些情结提炼出来,打上当代的社会文化印记,将一些山川河流进行“人化”,经过这样打造的景点,就能与齐鲁文化及传统的审美观念形成一种水乳交融、密不可分的的关系。当然也包括着这些崮群。

自从07年由一种偶然的机遇萌发了“崮情”之后,在过去的五年当中,我又先后四次进入沂蒙山地区,对不同的县市和乡镇的崮进行了零距离的亲近,先后登上了蒙阴的孟良崮、卧龙崮、远处看惟妙惟肖的奶头崮、相距不远、日夜相对相陪的南北两岱崮、位于枣庄的抱犊崮、沂南县的来家崮、平邑县的母子崮、费县的柱子崮、沂水县的纪王崮和临朐县的歪头崮等等。我们口头上说的七十二崮,据我实地考察,其实远不止72崮。它们不仅属于沂蒙、也不只山东和中国,它们是属于全世界的遗产和全人类的财富。

沂蒙的崮群,是一个世界,是一个王国,是一种自然界中的绝景。它所隐藏和表现出的历史、文化、社会及沂蒙风情极其丰富多彩,除非你视而不见,否则,一旦进入,它就能够把你的魂留在山中。

在我爬过的那些崮中,有几座记忆犹新,甚至惊心动魄。

如南北岱崮,上面草长树深,听说几年前还闻豺叫狼嚎,让人心发怵,我未敢在崮顶久留。高耸云天的纪王崮顶,发现了春秋时期王侯的大墓,当我进入了考古现场的时候,感觉自己转眼之间回到了2500年前的中国。那座鲁南一柱的抱犊崮,驻足崖顶,你的身边则会演绎出百年来威武雄壮或惊天动地的中华历史的系列故事。在别人的帮助下,我尽力踩着狭窄的石缝攀上了“男人见了笑哈哈,女人见了羞答答,孩子见了喊妈妈”的奶头崮。崮下一江清波流千古,四周满野桃花笑春风。人们说这是因崮带来的风水。但是在崮群中,最著名的孟良崮反而缺少了“崮”的特征。07年我第一次去爬孟良崮时,发现在山顶上有着紧挨在一起的几人高的数块大石头,我踩着铁梯子爬上去,平坦的顶部,有几条不规则的石缝,有的缝中长着青草与矮小的灌木。要与其他的那些崮比较起来,也算是独具一格吧。

在亲近沂蒙崮群的过程,我发现了这样一种现象,就是崮的名字五花八门,千奇百怪,反映和表达出的不仅是崮的个性、特质与历史,而且还反映出沂蒙地区朴实无华的乡土民风民情。

比如以动物形状命名的有:卧龙崮、牛头崮、蛤蟆崮;以崮周围人家的姓氏命名的:朱家崮、刘家大崮、丁家崮;以人物形象命命的:和尚崮、石人崮、歪头崮;以农村常见之物命名的:香炉崮、磨盘崮、鏊子崮;以历史名人命名的:晏婴崮、孟良崮、纪王崮……

崮群是一本厚厚的大书、天书,因每页都在高高的山顶峰尖。当还没有人用手去翻弄它的时候,里边的大千世界也不为人所知,或者被认为是个谜,或者被认为什么也不是。当它被揭开第一页之后,它无限深厚的内涵与底蕴就会随着时间的流逝一一展现在人类的面前。

若从旅游学的角度讲,什么是美?差异就是美,距离就是美,奇特就是美。沂蒙山中的这七十二崮,地处大山的腹地,自然与外地就有了距离;凸立山顶,这就是差异;一个怪异的形状,这就为奇特。这三者具备了,就是一种真美、大美。我希望有那么一天,让沂蒙72崮,也能像前面的中国四大地貌一样,走出自己的地区与省分,走出中国,走向世界,又为我们这个国家、这个世界增添一份美好,一份惊喜,一份光彩,多少年以后,成为一处充满魅力与全世界人们向往的旅游目的地。

沂蒙七十二崮,科学的殿堂和旅游业的发展在期待着它,它的辉煌和价值在未来。

关闭窗口

上一篇:崮乡之路(散文诗)

下一篇: 桃之夭夭 宜室宜家